清梦闲睡

更新随缘
慎关注
行为神经质

并不介意被日lof的!或者说请!
评论好感+∞嘿嘿嘿

11.


“……英勇无畏的安迷修骑士在一番激烈的战斗后,终于打败了雷狮恶龙,和艾比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安迷修捧着一本时尚杂志,一本正经的胡扯着。


“安迷修。”低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安迷修不禁一瞬间挺直了腰板,冷汗直冒。


两个孩子听到声音,抬起头,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对水蓝一对紫罗兰,看上去天真极了。


认出来人是父亲,就露出甜甜的笑容,像两个小天使一样。


“雷狮我,我只是……”


“长本事了啊,我只是出差半个月,你就找到你的‘公主’了?”雷狮“和善的”笑着,周身似乎冒着几乎凝结成团的黑气,安迷修隐约看到了雷狮头上突出的青筋。


“不,我只是……雷狮你听我说!等!雷狮!!”


“好啊,床上说。”


孩子们看着父亲扛起爸爸进了房间后,露出了诡计得逞后的微笑。


他们最喜欢“骑士大战恶龙”的故事了呢❤


【假酒系列】教师篇



*雷安场合


雷狮:物理老师


“老师!您走错教室了!”


雷狮瞥了一眼说话的学生,慵懒的道:“你们语文老师身体不舒服,这节课我上。”


讲台下发出一片唏嘘声。


第二天安迷修上课的时候发现自己要讲的东西都已经被昨天雷狮讲完物理试卷后一并讲完了。


安迷修:语文老师


“这首古诗……”


“老师!”


“怎么了?”安迷修回过头温和的问道。


“您是不是过敏了!脖子有很多红点!请老师注意身体!”


安迷修一脸爆红的捂住自己的脖子。


讲台下再次一片唏嘘声。


第二天学生们顶着沉重的低气压上了两节雷狮的课,看着雷狮脸上大写的欲求不满,学生们感到心塞塞的。


*瑞金场合


格瑞:数学老师


“老师!这节课是化学!但我们找不到金老师!”


格瑞轻呼一口气,起身的时候顺便拿上椅背上的外套。


“先回去上自习,金又迷路了。”


然后格瑞熟练的找到了趴在台阶上睡得正香的金,将外套披在他身上,一把抱起金,送到医务室去。


暧昧的公主抱让路过的学生一阵唏嘘。这么公然恩爱真的好吗?


金:化学老师


“哎,格瑞?”看着坐在教室最后的一张空桌上的人,金有些疑惑。


“我不放心,在这里办公。你继续上课就好。”格瑞头也没抬,批改着手中的一摞试卷。


“那格瑞顺便帮我批一下化学试卷好不好?”看着金充满期待的眼神,格瑞点点头,“好。”


看见的学生发出一阵唏嘘。学生们表示:我们在他们俩间就是一团团空气。


10.


安迷修是个怪人。


虽然是个Beta,却从来不输给一般的Alpha。还是学生的时候,他就曾和雷狮这样强悍的Alpha打过十几次平手。


虽然身为标准的三好学生本不想打架,但耐不住雷狮总能轻易挑起安迷修的怒火。于是乎安迷修的学生档案上,光荣的添上了带着雷狮痕迹的笔墨。


作为能力不如Alpha出类拔萃,也不像Omega一样拥有生育能力的Beta,安迷修显然是个例外。


如果忽略安迷修总是信奉着骑士道尬聊小姐姐,却总是撩不到这一点,他简直是最不像Beta的Beta。


以至于大学毕业后安迷修和一直以来的“死对头”雷狮结婚也没让大家有多大意外——众人表示他们在学校里就钙里钙气的谁都看出来了。


——


“我遇到他也是意外。”凯莉嘴里还含着糖,张口闭口间满满的柠檬味。


“他消瘦的厉害,就跟能让风吹到似的。本小姐大发慈悲,给他开了几服药。”得意的撩了撩自己的长发,嘴角好心情的向上扬起。


——


他就在人群稀少的街上走着,黑色高领毛衣向外卷了三层,将脖颈包的严严实实的。脸色苍白,嘴唇上不见血色,眼眶下厚重的黑眼圈显得眼神灰暗。


凯莉皱了一下眉,安迷修?不怪凯莉怀疑,毕竟学生时期他们是同学,那时安迷修身体状况可是好的不得了。


哪像现在,就是一个残破的娃娃。


安迷修一手扶墙,一手捂眼,大口呼吸着。身体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安迷修,你怎么搞的?”听到有些熟悉的声音,安迷修抬起头。


“凯莉小姐?您怎么会在……”“回答我安迷修。”凯莉俏眉一皱,安迷修就知道瞒不过去了,忍不住苦笑起来。


只是还没开口,就眼前一黑,彻底倒在地上。


——


“我把他扔到藏身的地下药室的沙发上的时候,他的头测了一下,露出了后颈。”像是想起了什么,凯莉漏出一副难以言喻的表情。


出于好奇,撩起安迷修变长的发丝,拉开后颈部分的毛衣。


一个纹身映入眼帘,是一个闪电形状的狮子,那双眼正紧紧的盯着你,仿佛在警告别人“他是我的”。


凯莉嘲讽似的笑了笑。


——


“安迷修……”雷狮一边双眼迷离的蹭着安迷修,一边不安分的乱摸。


安迷修正窝在雷狮怀里,让他弄得痒痒的。脸颊泛红的傻笑了一下,继续看电视。


Beta可不像Omega,安迷修不能完整的承受雷狮的易感期。这才第三天,安迷修就被做的有些发低烧,本来安迷修不介意的,因为雷狮老憋着也不是事,结果雷狮强硬的给他洗了个热水澡包的严严实实的扔到沙发上看电视转移注意力。


“雷狮……”Alpha在易感期总是下意识寻找自己伴侣的腺体啃咬,标记。雷狮直接隔着衣服舔的安迷修身体一阵阵燥热。


安迷修迷迷糊糊的拉下自己的衣领。


雷狮感受到安迷修的意思,就顺着继续,只是擒住安迷修乱脱的手,只在后颈部分舔舐,轻咬。


“安迷修,我们,去纹身吧。”雷狮眯起眼眸,轻吹了一口气在安迷修耳畔。


“好,好……”低烧加情欲未散的安迷修,就这么傻兮兮的上了贼船。


——


“在下好多了,多谢凯莉小姐的救命之恩。”安迷修扬起温和的笑容,似乎觉得还能像以前一样看着让人心动,现在,只会心疼罢了。


“说吧,你怎么搞得。”凯莉双手抱臂依在桌边,挑着眉毛看向安迷修。


“凯莉小姐……”显然这位把自己搞成这幅德行的骑士先生很不想告诉别人他的事。


但他没得选择,再这样下去,迟早死在这老弱病残聚集地的H市。


“那我们换个话题。”凯莉突然勾起嘴角,讲话说到一半,看着安迷修轻轻松了一口气,然后一字一顿的问到:“你后颈上的纹身,哪来的?”


安迷修没想到会被发现,身体瞬间僵硬起来。


“凯莉小姐在下真的很为难……”


“两个选一个,要不然付钱。”凯莉早就算准了安迷修一定没钱才敢这么说的。


她可是对此充满了好奇,怎么可能放过他。比如为什么安迷修会搞成这幅模样,那个纹身哪来的,为什么要离开雷狮,为什么要……问题多的是,时间也不急,慢慢审问便是。


——


“BOSS……”少年小心翼翼的喊着。


雷狮眨了一下眼,像是回过神来一样,回了头。


看着那双绿色眸子,和那人的真像,但还是,差的远。只是色彩匹配度高而已,那强悍的灵魂不在。


“什么事?”还是禁不住缓和了语气。好歹,也是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就算是任性跑了,也狠不下心。


“这是,这个月的……这个月的政绩。”


看着少年绿眸里有些掩盖不住的爱恋,雷狮突然间有些异样。


别用像他一样的眼那样看着我,真恶心。有些控制不住杀意,索性少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可自拔,没有感觉到细微的杀意。


“放下,出去吧。”


“哎?啊!是……”有些委屈的看了一眼雷狮,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在门尚未完全闭合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再看了一眼雷狮。


安迷修。


雷狮骨感的手抚摸过桌上一本黄蓝双色的本子。在这色调阴沉沉的办公室,这色彩鲜艳的本子的存在显得十分突兀。


安迷修。


——


“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凯莉纤细的手指间夹着的棒棒糖隔空对着安迷修的身形来回临摹。


看着凯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拿在棒棒糖在空中玩的正起劲,安迷修听完也只能裂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的了,就你去当辅导老师的那点钱,可不够医药费的。本小姐先大发慈悲的给你配着药,等以后再从雷狮身上捞回来就行。”描线次数多了,就有些无趣了,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停下手中的动作。


“没关系凯莉小姐,在下没……咳!咳咳咳……”一阵猛烈的咳嗽声,安迷修弯下了腰。


看着有些不对,凯莉急忙从身后的抽屉里找了两片药,没时间倒水就让安迷修生咽了下去。


咳嗽声渐渐小了许多。


“看到了,安迷修?”


“嗯……那今后,就拜托凯莉小姐了。”


“人的死亡分为三次
第一次,肉体的消亡,也就是身死道陨的时候
第二次,便是他的亲人朋友参加他的葬礼的时候,无论低微,还是辉煌,终究不过三尺之存
第三次,当最后一个人忘记他的时候,那么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了”

(不会用PS,扣字扣的我手疼。。。
lof画质压的好厉害啊。。。)

9.

安迷修当初义无反顾的选了摄影专业,不顾所有人的反对,令人失望。

但出乎意料的,安迷修的第一幅作品就得了摄影大奖。之后的每一幅都没有落选过。

就在安迷修人气越来越旺盛的时候,突然有人指出,他从来没有照过人物照。

被嫉妒充斥的一些人,利用这一点各种贬低诬蔑安迷修。但安迷修对此只是轻笑着摇头,一语不发。

后来安迷修用绝对的实力狠狠打了那些“键盘侠”的脸——是一对双子的照片。

柔和的阳光打进巨大的落地窗,黑发男孩微笑着给红发女孩梳着头发,女孩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脸上满是少女恋爱的表情。

整个房间是纯白色,除了白色的大梳妆柜和一把被女孩坐着的白色椅子,再无其他家具。

两人皆是纯白的衣物,像是天使落在世间,却仍不染一丝尘埃。

人们乖乖闭了嘴。

然后,在安迷修“出道”第五年,也就是照片发布第二年,他失踪了。

在失去踪迹之前的最后一张照片被人发现并公布了出来。

照片一公布于世,就被疯狂的传了起来。

是第二张人物照,照片上的人仿佛惊艳了岁月。

背景是城市里的雨幕,灯光斑斓模糊在雨中。

男人一手撩起自己一边湿漉的发丝,剩几缕调皮的落在耳边,一手拿掉嘴角的烟,骨节分明的大手夹烟看上去十分养眼。

棱角分明的侧脸,紫罗兰色的瞳孔看向摄影者,让看照片的人产生了一种“这个男人在深情的看着你”的感觉。

嘴角带笑,是爱还是傲慢,无从所知。

安迷修到底是“失踪”还是“退隐”,人们已经不再探究了,只当是茶后笑谈,偶尔谈起来,也是唏嘘一片。

————

“噗呲。你看这篇报道:‘摄影师安迷修的失踪!为情所困还是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雷狮坐在沙发上,撇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报纸,突然笑了起来。

“都是记者瞎猜的。”“失踪”的安迷修从厨房探出头。

“在下都说不在从事摄影了。”眉头轻皱,摇了摇头。

“不过——也算好事。”雷狮站起身,走向厨房,“至少不会有不识趣儿的来打扰我们。”

他握住安迷修沾水的手,放在脸旁轻轻吻了一下。

安迷修笑了笑,抽走自己的手。“雷狮,这些年你也就学会了这点。”语气里满满的挑衅。

“哦?那我的骑士大人,今晚要不要尝试一下我其他的花样?”

“恭候。”

8.

他就那么静静地缩在墙角,脚边满是踢翻的空掉的啤酒罐。

他的自控力一向是很好的。雷狮皱眉头。

“安迷修。”雷狮开了口。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安迷修抬起头来。

刚把视线从环抱住自己的胳膊中移到光亮的视野下,忍不住眯起了眼,眉头轻皱,唇部轻轻撅起。

看清楚来人之后,安迷修露出傻乎乎的笑容。傻得,令人心疼。

“雷狮……雷狮。”安迷修歪歪头,枕在胳膊上。

“我在。”雷狮在安迷修面前蹲下身,叹了口气,轻轻开口。

“雷,狮?”听到回应,安迷修却突然呆住了。

“嗯。白痴骑士,我们该回家了。”

“雷狮……雷狮……雷呜呜呜……”安迷修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他死的样子太过鲜明,深深地刻在了安迷修的脑海里。即使是死亡也带不走他的自由与傲慢,他嘴角的微笑是解脱。

他说:你敢和我,纠缠生生世世吗。

然后安迷修面部僵硬的扯出一个难看的微笑,看懂了他的无声口型,轻吼道:“奉陪!”

然后就是一片恍惚。

但现在,他还在,雷狮还在。这样就好。

安迷修无声的大哭起来,哭到意识模糊,沉入黑暗。

【假酒系列】职业篇


*雷安场合

全能主播vs正义律师

作为一个能画能写能唱能跳长相还十分符合当今大众审美的全能主播,不仅吸粉无数,而且每次直播人数都是破万。

“鶸们,今天来给你们送福利。”

轻蔑的勾起嘴角,一手突然从旁边拽过一位粽发碧眸看上去温顺至极的男人。

额边的碎发用一个X形的黄蓝双色发卡别在耳后,露出左耳,纯黑色的眼镜框下眉头轻皱,细长的手指尖夹着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啊!!!船长原来和人同居的吗?!】【小哥哥好帅!!求介绍!!】【唔,安律师?!】【捕捉楼上!求真相!】

看着不断闪过弹幕的直播间,雷狮眯起了眼睛。

“这可是你们的船长夫人,你们勾搭不起。”微微歪头,将自己的脑袋和安迷修依在一起,露出一副“这个白痴是我的”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经录屏了!!!】【楼上跪求!!】【原来船长是gay啊……】【简直是腐女福利的啊!!!】【mmp粉转黑了,死给】【楼上看不惯就走啊没人拦你】【+1】【+1】【+10086】

一瞬间,雷狮的粉下降了将近一千人,随后又疯狂涨了三千粉。

“啧。恶党,你好烦啊。在下的文件还没写完呢,明天就要上法庭了……”“嘘——”雷狮竖起一根食指轻轻抵在安迷修唇上,引得直播间一片“尖叫”。

“我的安大律师,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吧。”

紧接着雷狮关闭了直播,留下无限暧昧徘徊。

第二天,安迷修没有出席法庭,相反的,一个陌生的男人代替他,以雷厉风行之资拿下了官司。

*瑞金场合

高冷药剂师vs活泼幼儿团老师

看着自家发小傻里傻气的安慰着正在抽泣的小朋友,格瑞忍不住叹了口气。

“别哭了,金老师不会有事的。”格瑞蹲下身,揉了揉小女孩的头。

“格瑞?”金眨眨眼,有些不知所措。

“真,真的吗?”女孩听到话抬起了头,灵动的大眼睛里还闪烁着泪光。

“嗯。有我在。”格瑞突然侧头,轻轻亲吻了金额前的碎发上。

毛茸茸的触感在脸上骚动,已经能想象到金现在的表情。

一定是满脸通红,澄澈的蓝眸里满是无措与震惊,嘴巴张张合合却不知说什好。

如果他还带着那顶帽子,他一定会试图把整个脑洞都隐藏到帽子下。

“唔,大哥哥,你和金老师是爱人吗?”小女孩好奇的问道。

其他孩子已经被家长接走了,只剩下小女孩的父亲还没有来。

感受到金的身体僵硬了一瞬,格瑞心里明白,金是怕传出去影响自己的事业。金总是这样,明明自己的影响会更大,却忍不住担心别人。

“为什么会这么想?”格瑞转头看向女孩。

“因为我的爸爸,也是喜欢男生。我其实……是爸爸领养的。”小女孩说到这里,眼神暗淡起来。

她是很懂事的,为了不惹麻烦,所有的情绪都收在心底,不敢透露。但是在今天,看到金老师为了自己受了伤,指尖都流出了血,她的情绪突然就控制不住了。

“嗯,我很爱金,所以,还要请你保密。”

“嗯嗯!”小女孩破涕为笑,夸张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眼睛开心的都弯成了月牙。

老师,你们要幸福呀。

唔。还是3.的回忆,不过是另外一个人的视角写的,没有正面出现雷安,所以站tag致歉。
我人物心里感情刻画的还不是很好,果然还需多加练习。

7.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他是我们公司的BOSS,是很多人的梦中情人。

虽然他是gay的消息让很多女生大失所望,却让我欣喜不已,因为我也是一个男生。本来我作为一个Beta,是没有希望的,但BOSS没有理由的,就把我提拔成了他的贴身秘书。

我在知道这个消息后,惊讶不已,那点微弱的妄想的火焰也有点茂盛起来。

但是在我沉浸在喜悦中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公司同事们的眼神。

没有嫉妒和猜疑,只有悲哀与怜悯。

为什么?我不知道。直到公司的一个前辈找到我。

“BOSS已经结婚了。”他毫不留情的切入正题。

“这,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或者说我不愿相信。

“没听说对吧?因为BOSS的另一半,失踪了。”他再次猛的灌下一口酒。那仿佛失恋一般的模样让我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来挑拨我的。

前辈眼眶红红的,一副咬牙切齿的仪容,手指的关节紧握在酒瓶上捏的发白。

“本来我们都不愿提起这件事。”前辈向后靠去,依在椅背上,“但是看你的样子,我们决定提醒你。”

我一言不发,静静地听完了整个故事。那个欢与爱与悲纠缠不清的故事。

那一晚,我彻夜未眠。

前辈的话并没有彻底打消我的念头,只是让我变得拘谨起来。有时路过一些部门,就会看见一些前辈轻轻的摇头叹息。

我变得有些不甘心。同样都是Beta,为什么故事里的他可以获得BOSS的爱,而我不行?

我决定尝试一下。

虽然有些自不量力,但我不愿意就此放弃。

反正,他已经失踪了啊。

我反复在心里念叨着,就像是疯魔的小丑,贪婪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不在乎故事里破坏BOSS爱情的少年死在那人手里,我也不在乎BOSS是否已经放下了那人。

反正,他已经失踪了啊。

有时深夜醒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就有些害怕。那丑陋的灵魂令人作呕,唯一剩下的,只有这幅清秀的皮囊。

其实在前辈找过我之后,我就知道为什么BOSS要提升我了。不仅因为我和他一样是个Beta,更因为,我和他,有三分相似。

前辈说,刚见到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乍一看还以为他回来了,结果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但这双眼睛,长的真是一模一样。

唯一有区别的是,他的眼睛是有温柔与残酷并存的,那种长时间侵染出来的颜色,像是水,能温柔的抚摸你,亦能轻易地杀死你。

而我的眼睛,就像是上了战场的小羔羊,满是羞涩和不安。

前辈说,我这辈子也不可能和那人一样。

不得不承认,我的嫉妒心快要爆棚了。那仿佛病态了的感情让我自己都感到恐惧。

BOSS总是一副颓唐的样子,但忧伤的气息并没有掩盖住他的气质,那种骨子里的狷狂和傲气,那种天生的猎食者的气息。

或许前辈说的对,我就是一只羔羊。就算是我有想要靠近BOSS的心和感情,但是我完全没有这个胆量,所以我觉得我并没有被BOSS发现。

真正打消我的妄想,并彻底摧毁了我的希望的,是那次整理文件。

BOSS不喜欢在自己的本子第一张纸上写字,尤其是那本摆在桌面显眼的地方的一本一半蓝一半黄的本子。

那是如此可笑的颜色,但是却让BOSS珍视不已,不许任何人触碰一下。

那天,BOSS前脚走的,我在急忙整理开会的文件时,不小心碰掉了。

我的心都停了。

然后下一秒,我整个人被泼了一盆冷水。那股透彻心扉的冷冽,让我骨头的冻得生疼。

是一个字。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写在那个可笑的本子的第一张纸上的右下角,是BOSS写的,我一眼就看了出来。

带着狂妄不羁的视感的“修”字,深深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听到,有什么被撕碎的声音,我好像失去了灵魂。

BOSS还没有忘掉他。

我请了几天病假,来缓和我的破碎了的感情。

后来我重新振作起来,自告奋勇的找到BOSS,直白的说:“雷总,你不能放弃,他还在等你。”

或许是心态变了吧,又或许是我自己再次自欺欺人了,但这次,我没有了那么强烈的撕碎感。

BOSS在我工作的第三年就抛下了一切事物,交给了他正在上大三的表弟,亲自出去找了那人。

我不知道后来结果怎么样,但我唯一知道的是,我那段感情,必须要封入尘土,永远不能翻出来。

置顶

唔。虽然这个功能出来时间不短了,但我不是很想写(喝茶)
感觉简介里就差不多了,也没什么好写的。

嗯,关注我这件事还是要提醒一下。因为我是更新随缘,有时候高产,一天产三篇(但我仍是一天发一篇),有时候很长时间都不动笔。

如果你是真心喜欢我的文。在就在这里谢谢你的喜欢(鞠躬)

暂退。

开学了,高一生超级难过了啊

取关随意,我不会介意的呀(喝茶)
但是你留下的话我也是非常开心的

唔。还有什么呢?
啊,想看什么梗,可以评论,如果不嫌弃我的文笔,有时间我会写的❤

还以为这次不会吞呢。(喝茶)
结果只是慢一点而已啊